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四小阴门 > 血谷淘金_第九章 灶王庙惊魂

血谷淘金_第九章 灶王庙惊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三天我除了玩耍以外,我可没闲着。因为我爷爷临终前一再提到我太爷爷王四谷是个大英雄,这无形中就勾起了我少年的英雄情结,以前上学没时间问这个,这回咱有时间了,可不能错过。
  
      可是问谁呢?当然是我奶奶,我想除了我爷爷之外,能知道我太爷爷的,那就只有她了。果然不错所料,这老太太还真是知道我太爷爷,可是就是不告诉我。后来被我磨的实在没办法了,这才叹口气,拍了我一下脑袋,说道:“你这孩子,和你爷爷一样,猴精猴精的。哎,好吧。我就受不了你这个,我和你说……”就这样,我终于如愿以偿的知道了我那太爷爷,王四谷,究竟是何许人也!
  
      原来我太爷爷王四谷,本名叫王喜山,是王家最后一代刽子手,到了他那辈,王家的手艺名声不错,直到后来机缘巧合之下,被当时的刑部尚书,军机大臣赵舒翘看中,这才一纸调令,带到了京城。可笑的是,王喜山到了京城之后,领的是六品的皇粮,干的却还是刽子手的勾当。
  
      当时的刽子手已经不仅仅是砍人脑袋那么简单了,在某种特定的场合下,还存在着表演的意义。有时候行刑,会有各方大臣前来观看,甚至还有一些老外洋鬼子到场观摩。这时候刽子手们就要拿出看家的本领了,这一刀下去,就要让全场喝出彩来,不然过不了几日,就得拍屁股滚蛋了!
  
      王喜山有一手独门绝活,也正是这手绝活,才叫刑部尚书看中。在刽子手的行当里,王喜山算是一个人物,有一句话叫:快刀点地,滴血不流,这便是说的他!这话什么意思呢?说的是王喜山的刀快,他这一刀划过犯人的脖颈,直到刀尖点地,收刀入手,犯人的人头才掉落地上。
  
      本来王喜山的日子过的很是平坦,直到廖天一阁主谭嗣同等人发起百日维新,最后戊戌变法失败,被袁世凯告密,荣禄揭发,这才有了戊戌六君子被捕入狱。西太后一纸榜文昭告天下,于光绪戍戌年九月二十八日在北京宣武门外菜市口公开问斩。
  
      本来这都与王喜山无关,可是刑部却发来一纸通文,竟然点名要王喜山持刀!王喜山接到命令,就心中剧烈斗争了起来。不为别的,王喜山虽然读书不多,但他识文懂理,不是个愚人。他深知谭嗣同、刘光第等人乃是维新义士,良玉之材。如果自己真动手将他六人砍了,那便是千古的罪人!
  
      思前想后拿定主意,找来过命的好友,刑部仵作张寅,守城旗牌官宋合,定下一条诈死计,连夜带着一家老小逃出北京,回到老家朝阳。从此隐姓埋名,化名王四谷,买房置地,凭借略懂几手医术,在这朝阳城里开了家不大的龙山药房。
  
      直到这时,王喜山算是过上了消停日子。后来京城里传来消息,说谭嗣同等人还是没能逃过一死,最后还是于九月二十八日,被斩首于宣武门外,而那持刀之人,正是自己在京城中的死对头,赵甲!
  
      听到此消息,王喜山是心头哀叹,此后全家吃斋一个月,更是严令家中不许再提王喜山三个字,以此表示对戊戌六君子的敬意,事情到此也算是结束了。
  
      直到有一天,王四谷闲来无事,取出祖传宝刀不问,在家中擦拭。忽听院外一声串铃响,有人高念佛号:无量天尊!王四谷心中纳闷,走出院门,只见一年轻道士正手搭拂尘站在门口。王四谷以为他是来化缘的,随手掏出几个老钱递给他。没想到这道士竟看也没看,只是盯着王四谷,口打佛号:“无量天尊,小道士是来化缘的,但不要铜钱、米饭,我来化的,是一眼之缘!”
  
      王四谷心中好奇,于是收回铜钱,笑着问道:“敢问小道长,何为一眼之缘?”
  
      只听这年轻的道士,开口笑道:“小道士刚刚途径此地,忽见此院中,凶光乍起,杀气弥漫。料定此院之中必有绝世凶器,故此前来,化这一眼之缘,还望施主恩准。”
  
      王四谷心中一惊,没想到这小道士如此年轻,竟然有这般眼力!思虑片刻,这才让开身子,微微一笑:“既然小道长有如此眼力,在下自当应允,里边请!”说完抬手,往里相让。
  
      二人并步齐躯,来到屋中。这道士一眼就瞧见了屋中宝刀,连忙紧走几步,来到近前,只见他低头细看,俯身观瞧,足足瞧了能有一炷香的时辰,这才如梦芳稣,长长的喘了一口气:“无量天尊!我本以为此刀只是传言,没想到世间竟真有此凶刀,好一柄宝器!”
  
      听了这话,王四谷心中纳闷,就听这小道士又开口问道:“恕在下无礼,敢问一声,主人家可是姓王?”
  
      这一下王四谷更是心中起疑,暗自加了小心,点头答道:“不错,在下正是姓王,我名王四谷。”话音刚落,就见这道士是抚掌大笑,状若疯癫。
  
      王四谷不知他何意,刚要问话,就见着道士对着王四谷深鞠一躬:“王家大哥请上,小弟方青合这厢有礼!”王四谷连忙用手搀扶,问他为何知道的如此详细。只听方青合说道:“哥哥有所不知,我本是云游散修,前几日在城外松香观挂单,见观中藏有一刀图,与你这把宝刀是一般不二,画的是刀走游龙,威风凛凛。在这刀图之上,还题了四个大字,宝刀不问!”
  
      听见不问二字,王四谷顿时是心中一惊,没想到竟有如此之事!连忙泡来香茶,拉着方青合坐下,二人便聊了起来。这方青合便将在松香观中听到的老坟山的故事,讲给了王四谷听。王四谷听完,看看桌上的宝刀不问,心中暗道:真没想到这家传宝刀,竟还有如此的经历,可为何没听祖上提起过这事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