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四小阴门 > 血谷淘金_第十章 柳城子怪事

血谷淘金_第十章 柳城子怪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眼前有如屠宰场般的情景,深深的震撼着兄弟二人。即使是平日里杀人如砍瓜切菜的王四谷,也被眼前的景象震的心神一颤。就听方青合一声大骂:“王八羔子,她姥姥的,这畜生简直就是嗜血的魔王,真是可杀不可留!”话落,一拳狠狠的砸在井檐上。
  
      看着井底满地的残肢断骸,王四谷也恨的咬碎钢牙,狠狠的一握手中宝刀,刚想说话,就听此时井底之下,竟传来了几声细小微弱的声音:“救命,救……”
  
      哥俩顿时就是一愣,这井底下竟然还有活的!等反应过来后,哥俩连忙趴到井边,举着火把,冲底下大声呼喊:“喂,底下可是还有能喘气的?赶紧往火光下面来,我们拉你出来,喂……”
  
      话音落下,不大一会,就见一蓬头垢面,满身鲜血的女子,真好似地狱里的恶鬼一般,在满地的残肢断骸,腐烂的尸骨之上,缓慢的爬来!等这女子爬到火光之下,二人这才看清,这分明就是一个才十来岁的孩子!
  
      二人连忙将身上的长衫脱下,扯成布条。结好绳子后,方青合立马就跳了下去。等来到井底下,更是吃惊不小!原来这枯井之下,竟被挖出了三间房子大小的空间。放眼望去,靠里面的一侧,竟堆满了整墙的人头!方青合心中大骇,连忙将手中的绳子拴在了女孩的腰上,王四谷见他拴好绳子,立刻就将这女孩拽了上来。等把方青合也拉上来后,二人这才借着火光,细细打量。只见面前的女孩,十五六岁,头发披散,衣衫不整,满身的鲜血之外,一双眼睛更是二目无神!
  
      眼见这姑娘要昏倒,王四谷连忙一把将她抱住。等方青合给这姑娘检查一遍,发现并无大碍后,二人一商议,此地不可久留!趁那无头黑驴未回,赶紧背起这姑娘,一行三人向着山下跑去。一路之上树影摇摇,黑幕漫漫。方青合在前面举着火把开路,王四谷背着姑娘,在后面提刀紧跟。直到跑得肺都要吐出来了,三人这才跑下小山,远离了那个吃人的灶王庙。
  
      等来到小路上,王四谷连忙将兄弟方青合叫住,嘴里喘着粗气,刚想说话,就听背上一声嘤咛,这姑娘竟然醒了!二人连忙将姑娘放下,只见她眼睛一眨,竟放声大哭了起来。兄弟二人连忙好言安慰,等姑娘哭罢多时,这才说出了自己的来历。原来她就是那赵老汉的女儿赵莺莺!兄弟二人直到此时,心里那叫一个高兴,这趟算是来着了!当下也不废话,趁着姑娘清醒,兄弟二人换背着姑娘,连夜将她送回了家中。
  
      来到赵老汉家中,这一家人真可谓感激的是磕头作揖带烧香。王四谷方青合二人又安慰了半天,这才平息一家人激动的心情。后来姑娘就对他们讲出了事情的经过。原来昨日,她们姐弟二人出外游玩。忽见一头毛驴在山中跑过,二人以为是头野毛驴,好奇心大起,便追赶了过去,直到追进灶王庙,这才发现那头黑毛驴竟站在一口枯井边上,是一动不动。小弟好奇顽皮,要上前去抓这头毛驴,那知就在这时,这头毛驴突然间转过了身子,姐弟俩直到此时才看清,这头野毛驴它竟然没有头!当时只听得一声驴叫,小弟是仰面摔倒,人事不醒。而姑娘自己,只感觉眼前一花,一阵黑烟飘过,最后自己竟什么都不知道了。
  
      又好言安慰了姑娘几句,兄弟二人一看天色已晚,回家是不赶趟了,于是就在赵老汉家将就了一宿。这一晚疲于奔波,二人直睡到第二天太阳都晒屁股了,这才起来。眼睛刚一睁开,就见赵老汉急急忙忙的跑进了屋中:“二位恩公,不好了,又出事了!”
  
      听了这话,二人一个翻身就坐了起来,连忙问他出啥事了。只听赵老汉说道:“二位,昨天夜里,东头柳城子出事了!有个更夫半夜巡更,叫一头黑毛驴给撞死了,哎,据说可惨了,人都给撞碎了!这事也凑巧,村里有个姓刘的寡妇,半夜起来解手,正好叫她给瞧了个正着!”
  
      柳城子,黑毛驴。听到这里,二人心中一动,妖怪一类轻易是不会进村镇的,如今既然出现在柳城子,那说不定它是奔着村里什么东西来的!想通这些,二人当下就一合计,现在既然知道这妖怪是啥了,又有可能在什么地方出现,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做好准备,想法子灭了它才是。方青合就提议,以他们俩的能力,要办这山魁可能还费点劲,如今得请帮手。于是吩咐赵老汉套好家中驴车,兄弟二人又急匆匆赶到了朝阳城外松香观。
  
      如今松香观的观主名叫常云山,是方青合的好友。路上无话,来到松香观后,见到常云山,兄弟二人便把事情的经过讲说了一遍。这常云山也是个火爆脾气,听二人讲完,就一巴掌将面前的茶壶拍的粉碎:“他姥姥的,想不到在我松香观眼皮底下竟然出了这事,二位兄弟,废话甭说,咱们灭了它!”说完转身就要进里屋抄家伙。可是刚一起身,人又站住了,因为他看见了王四谷边上的那把刀。
  
      只见他打量多时,这才看着王四谷笑道:“我说兄弟看着是仪表堂堂呢,原来是王家后人,失敬失敬。”王四谷心中好笑,这王家后人和仪表堂堂有毛关系。不过来的路上,自己已经料到这老道不认识自己,也一定认识自己手里的这把刀,于是赶忙起身还礼。
  
      二人寒暄多时,就听这老道咧嘴一笑:“王家兄弟,咱们可真是几代的缘分,你看咱们祖上就共同携手荡平过老坟山。现如今你我弟兄又要齐心协力灭那无头驴妖。这真是造化弄人,依我看来,兄弟你就是与我道家有天大的缘分,不如投了我道门如何?这样,我代师收你为徒,你就算我师弟咋样?……”
  
      没等常云山说完,王四谷就连忙摆手,心中暗道:笑话,老子还没有后呢,你这老道就叫我出家了?一旁的方青合看的也是眉头直跳,连忙将常云山拉到一边,瞪着他的眼睛,笑着问道:“我说你这牛鼻子,你是相中我大哥了,还是相中那把刀了?”常云山见被他识破,整个人就立马老脸一红,嘿嘿着尴尬的笑道:“都相中了,都相中了,你要是愿意,我也待师父收你,我可说的是真话,你们可考虑考虑。”没等王四谷表态,方青合就代替他做了决定:“不干,没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