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四小阴门 > 契丹魂音谷_第八十四章 云霞彩宫

契丹魂音谷_第八十四章 云霞彩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着那八匹高大的骨马,还有头顶飘过的彩云阴兵,我心中大感惊奇,就知道要找的东西,很可能出现了!
  
      抬头看看浩浩荡荡在我们头顶上飘过去的阴兵,我心底就不由的暗自合计道:那金棺之中,会不会就是我梦见的那副,满是血烙的铠甲?要真是它,那钥匙会和它在一起吗!而且老喇嘛所穿的银甲,又为什么也能通灵呢?是不是说,这银甲与血烙铠甲之间,有什么莫大的关联呢?可话说回来,老喇嘛去哪了?赵德启又在何处呢?
  
      想来想去,我想的真是有些头痛!就在我思绪混乱的时候,这支阴兵大军,军鼓再次一响,就径直的飘向了远处!
  
      由于我们不知它们到底要飘去什么地方,我们怕失去了这难得的机会,于是便不约而同的,全都跟在了彩云的后面,随着它们追了过去!
  
      魁府的人跑在最前面,而我们叫上尚婉王祥和殷红袖他们三人后,就与景公招魂几人跑在了一处!因为先前的不和,我与赵一风互有敌意,所以为了避免我们两个发生矛盾,闫二举就故意把我们隔开,让我离他远了一点,同时棍爷这家伙,还嬉皮笑脸的拉着景秋生,套起了话来!
  
      “我说景家大哥,你们一路跟着我们,难道就没发现他们的踪迹吗?还有刚才你说的那个什么血染黄沙,还有四字令的,那到底都是什么呀?”
  
      看了闫二举一眼,景秋生就笑了笑:“咱们之间的恩怨,算是内部争斗,所以我到是可以告诉你们这些,不过嘛,我得提醒你们一句,你们可千万别忘了,对面的这伙人可是魁府,咱们世世代代,与他们可都是仇人!”
  
      讨好的点点头,宋科就把话给接了过去:“那是自然!本质上的区别,我们还是分的清吗?我说哥哥,原则上的问题,你就放心吧!你还是赶紧跟我们说说,那血染黄沙到底是什么?我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看着闫二举与宋科脸厚皮糙的样子,赵一风顿时就不屑的冷哼了起来!一见他这副德性,我心中就气不打一处来,刚想开口问他哼谁呢,景秋生就开口笑了起来:“既然如此,那我就和你们说说。其实我对魁府也不是了解,但是这血染黄沙的名头,我还真听我们家老爷子提起过!相传魁府建立之初,就有了血染黄沙的存在,他们和咱们一样,都是分成了四个不同的门类,合在一起,就是所谓的魁府四字令了!
  
      说到这里,景秋生皱眉想了想,随后接着说道:“至于这血魂组嘛,就是血染黄沙的血字令了!传言他们善于暗杀奇袭,清除异己,刚才你们也看见那个年轻人的身手了,我估计其他那几个年岁大一些的,可能比他还要历害!而关于染字,所代表的是染尘组。风染红尘,不可寻踪,就是世人对他们的评价!这些人,极其善于伪装渗入,算是间谍一类的人物,他们的渗透能力,强大的令人害怕,更有传言说,当年咱们里,就有他们的人,而且身份地位,混的还不底!而黄字,则代表了黄石组,他们善于打防守战,算是魁府主人的贴身护卫,平日里,是不执行任何任务的。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关于他们的信息最少,不过曾有人分析说,这黄石组,才是四字令里最历害的!至于最后一组,好像是叫做沙暴组,据我家老爷子说,这沙暴组在古代的时候,是魁府对外的一支强大的军队,攻城掠地,杀伐讨贼,向来是无往不利!不过到了近代,这沙暴组就解体销声匿迹了,原因和咱们一样,都是时代的关系!”
  
      真是想不到,这血染黄沙,竟然是如此的了得!我们离开虎山之后,还以为自己对这魁府算是很了解了呢,如今看来真是可笑,我们所知道的,简直就是冰山一角!
  
      不过话说回来这也难怪,毕竟魁府是经历了近千年的黑暗势力,怎么会那和容易,就让人看清真面目呢?没准这魁府就像是电视里演的那些,年深日久的门派异教一样,除了他们当代的主人,我故计谁也不说不清,这魁府近千年的岁月里,到底隐藏了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见我们几人沉默不说话了,一旁的公孙岭却是笑了起来:“没什么好担心的,这血染黄沙的名头再响亮,那也都是过去的事了!更别说在同等年代,咱们,可是比他们还响亮的多!只不过嘛,如今时代变换,咱们终归是落破了,而他们顺应时代潮流,流传下来,这才压了咱们一头!要是放在过去,不是说大话,他们血染黄沙算个屁呀,眼门门主点点头,我们就把他们给灭了!”
  
      虽然明知道他这话说的有些夸大,不过宋科听了到是十分的受用!就见这死胖子此时也对公孙岭没有敌对情绪了,反倒是对他挑起了大母指,嘿嘿笑着说道:“那是自然!从古至今也不打听打听,咱们眼门中人,怕过谁!”
  
      没有理会这二人互吹互捧,闫二举就笑呵呵的看了看边上的景秋生,随后快速的瞟了一眼有些呆傻的齐老爷子,这才堆起笑脸说道:“我说景家大哥,你看如今咱们也算是兵合一处了,你们能不能先把齐老爷子放了,将他还给我们?我看他这个无神的样子,感觉心里有点对不起他!”
  
      微微摇摇头,景秋生说道:“闫老弟不用耍笑里藏刀的手段!我说我们会放人,就一定会完完整整的将他还给你们!不过嘛我还是那句话,他们要用钥匙来交换!而至于老人家现在的状况,他们大可放心,如今他半梦半醒,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不然就以咱们这种行进速度,以他老爷子的身体,恐怕是要吃不消的!”
  
      得!听景秋生一口把话咬死了,闫二举也不好再用笑脸绕哒他,于是回头对着殷红袖和王祥,使了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后,便转回头再不理会景秋生了!
  
      我们一路追着彩云狂跑,只见这彩云过处,下方的云母,竟是全都放出了淡淡的白光!就好像机场夜晚的引路灯似的,是说不出的美丽奇特!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大概十来分钟,只到那彩云突然停在了一处巨大的云母上空,地上那些散乱的云母,这才停止了发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