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若爱以星光为牢 > 习惯像永不愈合的固执伤痕,一思念就撕裂灵魂

习惯像永不愈合的固执伤痕,一思念就撕裂灵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若爱以星光为牢,习惯像永不愈合的固执伤痕,一思念就撕裂灵魂【加更】

    思暖的色盘在阳光下斑斓闪烁,阮宁成就斜倚在窗栏上,挡住了一部分的阳光,他的眼神也由此变得忽明忽暗。爱叀頙殩

    画架前的那个女子坐在矮凳上,长发纷扬,长裙曳地,她若有所思的望着自己眼前的白纸,握在手里的画笔流畅的点点停停,像是丝毫没有被阮宁成的目光影响。

    阮宁成不由的有些挫败,他从未在一个女人的眼里如此的没有存在感。纵横情场这么多年,他知道,自己的存在不能让一个女人紧张,就说明这个女人对自己毫无感觉。

    他轻叹一口气,双脚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将视线落向窗外,不再看着她。

    目之所及,阳光静好,飞鸟停栖在枝桠之间,叫声清亮。似乎周身的因子都是生动的,可是偏偏心中却是一片静谧轺。

    这儿,的确是个创作的好地方。

    “今天医院没事吗?”阮宁成正晃着神,就听到卓思暖的声音越来越近。

    他一回头,就看到思暖一倾身,她纤细的双手按住了窗沿,灵巧的做了一个俯卧撑之后又站定在他的面前氨。

    “我最好天天没事。”阮宁成说的意味深长。

    思暖会意的点了点头“看来真的是个好医生。”

    “那是必须的。”阮宁成笑起来,亮出一口健康的白牙。沾沾自喜道,“我们医院的人都说,我这个人就像是我车的颜色一样,整个就是医院一把温暖的火。”

    思暖毫不犹豫的揭穿他“是你们医院的人还是你们医院的女人啊?”

    阮宁成挑眉“这没有任何区别。长得帅还真不是我的错。”

    思暖的笑意绽放在她的唇角,某种程度上来说,阮宁成和洛少东是绝对适合做朋友的,他们完全可以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探讨一下彼此脸皮的厚度交流一下泡妞的心得以及展望一下更广阔的桃花路。

    阮宁成不知道她在笑什么,只觉得这笑意层层消融着他连日堆砌的寒冰。他很想伸手过去覆住她带笑的眸子,他经不起被她这样长久的看着。

    阮宁成先躲开了,他往前走了几步,坐倒在思暖刚刚坐过的矮凳上,白纸上是个颀长的人像,蓝色的衣服黑色的工装裤,他定睛一看,又下意识的低头打量一眼自己的穿着,顿时恍然大悟。

    “这……这个不是我吧?”阮宁成指着画纸,向来能说会道的他忽然毫无由来的犯起了口吃。

    “随手画的。这幅画的意向简单,含义深刻。”思暖双手环在胸前,看着阮宁成。

    “什么含义?”阮宁成来劲了。

    “它充分的说明了,你打扰到我工作了。”思暖话锋一转。

    阮宁成嘿嘿的笑着,伸手去轻轻的碰了碰画上的自己,虽然根本没有面容,但是这根本阻挡不了他心花怒放的节奏。

    “卓思暖,这不会是你第一次画男人吧?”

    ❤

    阮宁成转过头来看着思暖,思暖却转了个身,她长长的舒了一个懒腰,双手按住了自己的脖子活动着自己的脊椎。

    “卓思暖,以后出现在你画上的男人只能是我。”洛少东如是说。

    被她的笔勾勒出来的第一个男人,当然非洛少东莫属。曾经握着铅笔悉心的想要将他眉毛间拧起小川和嘴角飞扬的弧度都一一记载下来。

    她企图用自己的双手将他的影像在自己的心间镌刻。

    洛少东常常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做了思暖的模特,每回必是他放下了自己手里的工作抬起头才能发现思暖又安静的坐在他的对面对着他勾勾画画。

    他哪怕已经完成了工作,还会低头故意装腔作势一会儿,往往要等到思暖收笔,他才会跟着站起来。

    思暖曾夸他是这个世界上最自觉听话的好模特。

    洛少东唇角飞扬间就会抬手按住思暖的后颈,凑到她耳边轻声的说,“我不止是自觉听话,我还很敬业,你接受什么样的尺度,我都可以脱下来满足你。”

    思暖“啊呸”一声伸手推开他,他便得逞似的哈哈大笑起来,眉宇里的疲惫好像就在那一刻化为了乌有,转而是深深的轻松。

    思暖通常会在下一秒扑过去抱着他的腰,然后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

    那时候的洛少东只会伸手轻轻的拥住她,而把整个吻的主导权都交给思暖。他享受这样缱绻生涩的吻,享受这个小女子碰触间都夹杂着心疼的感觉……

    画洛少东是思暖最乐此不彼的事情,洛少东也乐在其中。

    后来他去意大利出差,给她带了一个精致的手绘本回来,塞进她包里的时候告诉她“卓思暖,以后出现在你画上的男人只能是我。”

    ……

    离开之后,思暖的笔几乎画遍了身边所有的男人女人,却唯独不敢再勾勒他的模样。好像每画一笔,心就像是被刺了一刀。

    她闲暇时会坐下来翻一翻那本画满了过去的手绘本,才猛然发现,自己画中的洛少东无论在干什么,都是嘴角微扬的。

    幸福总在最不经意间出现,可是出现的往往不是时机。

    所以思暖这些年兜兜转转都不过是这两个国家,她的脚步被太多的东西羁绊着,她注定走不远。

    怪只怪,曾经的幸福太浓,太深,而她,还太贪恋。

    “喂,卓思暖,你又发什么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阮宁成走过来,伸出手在她的眼前乱晃。

    思暖抬手拨开了他的指尖“你想得美。”

    阮宁成撇了撇嘴,心中纵使千般不愿万般不爽,他还是决定保持队形,自嘲道“我就知道不是。”

    ❤

    思暖瞪他一眼“你是赛神仙吧,什么都知道。可我不是神仙,算不出你在这里陪我耗着,究竟是想干什么。”

    “卓思暖,可不许赖账,你答应我陪我去参加婚礼的。”

    思暖心想真是奇了怪了,她是哪张嘴答应了他的,明明是这人自说自话的将事情敲定下来的,这会儿倒是推得一干二净。

    “你还没有告诉我是谁结婚呢。”

    “大学同学。”阮宁成言简意赅,似有避重就轻之嫌。

    “阮宁成,该不会你们班就你没娶到媳妇了吧?”思暖眸子里凝着挑衅的坏笑。“可不就是,所以想带你去撑撑场面。”阮宁成索性破罐子破摔,“你说我们这么久的革命友谊,你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一代风流人物打着光棍去接受别人五花八门的调侃么?”

    思暖嗤之以鼻“既然你身边莺莺燕燕一抓一大把,又何必死死的揪着我一个打酱油的群众演员不放呢?”

    “我们两个是老搭档,骗过相亲对象,见过彼此家长,我还勇斗过你的兄长……你说这么重要的角色是不是非你莫属?”

    “你说什么?”思暖揪住他的话茬不放。“上一句。”

    “非你莫属?”

    “再上一句。”

    “见过彼此家长?”

    “得了吧阮宁成,别给我打太极,你就说,你是不是和洛少东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思暖一针见血。

    “我们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我不屑搞基洛少东也不见得喜欢男人。”

    思暖沉默,看着他躲闪的目光,忽然觉得没底。

    “你确定不告诉我?”思暖反问一句,接着补充道“那我也确定我不会跟你一起去参加婚礼的。”

    “哎别呀。”阮宁成立马喝止,“我说还不行吗?”

    思暖屏息凝神,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只是她的淡定在阮宁成愈见平静的叙述里消磨殆尽,直至最后她几乎是红着脸低下了头。

    这并不是单纯的害羞,而是一种被窥见了潜藏在心底心事的一种难堪。

    阮宁成在她局促的神色里渐渐明了,他心底有一道闸门打开了,复杂的情绪像是无尽的浪涛汹涌而来。

    “所以,你和他,真的相爱过?”阮宁成斟酌再三,理智还在问与不问之间纠缠,话已经从嘴边说了出去。

    思暖定了定神,很快藏住了自己眸间的不安“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你现在不爱他了?”

    思暖受不了阮宁成这般清明真诚的看着自己,因为她知道自己无法回馈同样的真诚,有些爱注定只能藏在心里。

    “阮宁成,你真是个事儿妈。我答应和你一起去参加婚礼不就完了嘛!”

    “你确定?碰上谁都无所谓么?”

    “还能碰上黑白无常么?”思暖没好气的。

    阮宁成识趣,立马笑脸相迎,顺着她的台阶下来,“那也不错,咱们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思暖甚是无语,真是他逼她今天一个劲的说出这四个字。

    “你想的美!”

    ❤

    思暖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八点。被阮宁成一纠缠,原本两三个小时可以完成的作品一直拖到了晚上。

    她进门的时候就看到洛少东的车子停在大门口。

    他怎么又来了?

    思暖想到这个问题就头痛。当初答应妈妈搬回来住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妈妈说“你就回来吧,你洛叔叔怕清静,梦窗到处飞,少东又从来不回来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